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局长田力普为汇桔网双12知商节

  原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为华泰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交流仪式致辞

  近日,在中国经济和知识产权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国际高端论坛之一的“2011中国网络广州双十二工商国际商业论坛”在广州与政界,商界,工业界和学术界开幕。媒体行业大咖出席论坛,共同探讨新经济时代商机的发展,启动商业知识,激发创意活力,打造创新型国家。论坛上,国家知识产权局田力普发表了精彩的讲话,表示在创新驱动发展的大背景下,创造知识在中国崛起的巨大潜力,还有短板组成,即知识物业服务,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创新的服务。人参已成为全国的先例。首先通过“知识产权(IP)×互联网平台×物联网”的“物联网”模式来推动创新服务业的发展,这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以下是原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致辞:非常高兴能够得到主办方邀请,参加广州天河举办12对商务节,参加今天下午的国际商务论坛,我认为这个事件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演讲开始之前,我和你分享一个小故事,上个世纪80年代,在德国有9年,我观察到一些城市的制造企业搬走的现象,包括摩托车,服装厂,相机厂和中央火车站旁边的一家大型啤酒厂,后来该啤酒厂现场成立了欧洲专利局审查中心,同时还保留了啤酒厂的名称,使原来的酿酒商进入了高端白酒企业,国际工作人员,许多工厂搬到中国,对摩托车工厂印象深刻,当地报纸的头条说工厂被拆除,设备搬迁到中国去。那个时候,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德国的很多地方。电视台特地制作了一个名叫“中国人来”的电视连续剧。情节是一堆中国人拿走了德国百年工厂的设备。后来我想,我在八十年代所观察到的现象,实际上是一个影响中国,蔓延到西方,然后传播到世界的重大过程。什么过程?发达国家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率先开始了经济模式的转型,拆解了整个产品的价值链,把零部件的制造,装配和生产全部转移出去。它去了哪里?首选中国。为什么?一九七九年三中全会三中全会通过了改革开放政策,开始吸引投资,正好适应产业结构调整和发达国家生产方式的转变。所以这个现象是一个逐渐发展,逐渐加强的历史过程,支持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当然,发达国家已经离开了中产制造大国,留下了知识成果,创造,知识产权的保护与应用,前端研发,设计与创意,后端品牌营销与整体布局,归根到底是知识的生产,知识转化为财富,转换知识与商品,商业联系在一起,人们几十年前就开始做,做得非常好,非常地方,这几十年来我们做了什么?我们进行了产业结构调整,加工贸易我们率先加工贸易,大到大,进口技术,进口原料加工,出口再出口,为什么要首先要建立特区才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中国做这件事情是一件不可估量的好事。我们不仅为全球的产品生产进行加工和贸易,而且还享受外国企业技术溢出带来的知识红利。我们也在创新和提升,但是成功知识的价值可以变成财富。经过无数的反复证明,在知识生产中取得成功,我们就带来了。当然,知识主要是由别人创造的。引进生产技术,引进设备,引进了很多大品牌,包括后期的文化产品,电影,戏剧等。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活动的主要资源和要素主要集中在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加工和出口。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也受到这个因素的驱动。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自1979年以来已经有39年了,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32倍,年均增长9.6%,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52.2倍,去年是8100美元大家都会问,1979年是多少钱?改革开放年是155美元,当时世界上最穷的国家都在非洲,这些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490美元,1978年我们是美元155.现在还是490美元,我们已经达到了8000多美元,1978年全国经济总量只占全球经济的2.3%,去年是14.9%,接近15%,占世界总量的七分之一。改革开放带来的奇迹的主要动力是什么?元素,元素驱动。不过,我觉得这对我们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这种增长给中国带来了繁荣,但这是不可持续的。那么新一轮的增长是什么?为了转换动能,依靠创新的动能。那么到了2013年9月30日,中央集体领导新的集体领导第一次走出中南海,中关村,就是要讨论一件事情,如何实现创新驱动。在过去的五年里,国家的动能转化是从高层决策和战略部署开始,慢慢进入市场,我们发现中国的创新能力已经从基层开始,民族的创新意识,知识产权意识和创新意识文化正在慢慢形成,这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创新活动的爆炸性增长预示着未来中国将出现新一轮的中高速增长但其动能却发生了变化,直到中国实现了二百年的目标,这个发展是不可思议的,可持续的,绿色的,环境的和可持续的,直到实现中国的二百年目标为止,当然还有很多挑战。意味着我们有一个由过去驱动的要素体系,那套规则,框架或生产关系必须随着新的生产力的发展而变化 军队。我们必须改变以释放改革奖金。在这方面,我认为中央政府已经部署了中央政府,都把重点放在了主要目标上。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在知识产权领域工作了几十年的人,我也观察到在中国创造这样一个巨大的生产知识的潜力已经出现了,而且还需要弥补这个缺陷我们在知识产权服务业有其他的被称为科技服务业,我们更愿意称之为创新服务业。之前国内的市场主体还没有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发明的重要性,设计的重要性,现在逆转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申请专利,培育自己的品牌,生产出更多的文化产品,所谓的这个版权密集型产业,面临的挑战就是我们要跟上服务行业,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其他行业,无论是高科技产业,还是传统产业,都要抓住快递互联网的发展,当然,创新的服务跟上。在广东省广州市,奥兰治网络开了一个全国先例,这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互联网+知识产权,互联网+创新资源,互联网+创新服务,过去我们的离线技术是从国外学习,人们从事了200年,300年,我们搞了几十年,我们熟悉这个模式,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做出了创新。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此,我认为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需要提高和提升知识产权的核心竞争力,更需要相关的服务业。知识产权局也需要努力跟上创新步伐,建设自己的能力。我认为在这方面,广东应该与所有的利益相关者,无论是政府,社会或中介机构,还是所有利益相关者联合起来。通过互联网的连接优势,我们率先使广东省和广州市的知识产权服务业起来,做强做大,为全国树立榜样,我将再谈这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