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博通吞并高通,中国手机行业就危险了

  如果Broadcom兼并Qualcomm,中国的手机产业是危险的

  尽管一再遭受挫折,但Broadcom从未放弃高通的兼并努力。 Broadon于12月11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材料,选举11名独立候选人为高通公司董事会提名人,计划明年3月在高通竞争高通董事,以取代高通在此之前,Broadcom在2017年11月向高通递交了收购要约,希望以130亿美元收购高通,但该收购被拒绝。对此,很多人抱着“看电影“,甚至期望博通收购控制高通,可以调整专利许可费用,降低自己的专利成本,但实际上这样的期望太天真了,这对绝大多数华为手机企业来说并不是好事如果博通成功吞并高通,将给中国的手机产业带来难以承受的沉重打击,甚至有巨大的全面崩溃的危险。你为什么这么说?让我们先来看几个事实:1,高通是一个由工程师创办和经营的公司,注重创新,发展的核心动力是提前5到10年甚至更长时间,持续大量的技术创新投入。 Broadcom更喜欢收购兼并和收购(M?A),缺乏长期的耐心和洞察力。博通最好的分拆公司Hock Tan把基础研发的长期投资一个一个抛售出去,只留下最赚钱的短期业务。 ,挤压这些业务的利润,如芯片价格上涨15%,迫使厂商签订长期协议; 2,高通的主要业务领域是3G,4G,5G和物联网等,以及专利以外的这些领域的许可; Broadcom的主要业务领域是存储,数据,Wi-Fi,这两家公司的业务协同效应较少。3,高通的业务模式更倾向于“抢劫贫富”,特别是其“反向授权”条款,显然有利于中小型厂商(即高通要求被许可方向高通授权自己的专利,反授权,其他高通的被许可人也可以免费获得这些专利,而不用担心受到侵权诉讼)这也是近年来很多中国手机迅速占领海外市场的重要壕沟,此前此文遭到了Broadcom的反对,Broadcom主要为苹果,三星等大客户服务,其他中小客户4,高通长期深耕中国市场,与中国的产业链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其主要收入来自小米,vivo,OPPO和其他Android阵营的中国手机公司。陈富洋与目前主张保护美国本土产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密切相关,与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技术合作很少。 11月2日,Hock Tan首先在白宫遇到特朗普。同时,他宣布将Broadcom从新加坡搬迁到San Jose,声称共和党的税收改革计划是搬迁的重要原因。基于以上事实,我们可以判断,如果博通成功收购高通或领导高通董事会,下列情况将成为高概率事件:1,高通对移动通信技术创新的持续投入将被放弃由Broadcom和停滞。 2,高通公司与中国政府和中国制造商的深度合作可能会由于美国保护本国产业的倾向而放缓,并搁置甚至放弃。3,博通可能会增加下游许可费用制造商的标准,特别是非标准的必要专利许可费用; 4,博通有可能完全取消“反向授权”条款; 5,高通公司的基带业务可能被出售。根据这个业务的规模和Broadcom的政治立场和合作,最有可能购买这个业务的公司只会是苹果,即使没有包装出售,苹果也将获得最高优先级,甚至是独家供应。意味着苹果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三星和华为受其高端基带能力的影响相对较小,以其他中国手机制造商为中心的Android手机生态系统只会受到负面影响,如果基带业务被卖给了苹果,除了华为之外,绝大多数中国手机制造商很难长期获得高端基带解决方案的顺利供应,从而失去了对高端市场的冲击,竞相与苹果和三星国际希望的国内高端市场,如果这个空置时间足够长,许多中国手机制造商将会有一个破坏性的盈利能力,将在新的供应渠道出现之前被迫退出市场。即使基带业务不卖给苹果,由于芯片级创新的停滞,以及缺乏替代渠道,国内手机产品的性能必然会被苹果和三星重新抛弃,竞争力的丧失。就像2004年,在海外巨头供应链死亡之后,中国手机公司“突然猝死”的崩溃最有可能重演。在海外市场,中国的手机制造商也可能面临着大大小小的专利持有者发起的大量知识产权诉讼,失去了“反向授权”,被迫支付更高的版税,甚至不得不放弃海外市场。这些对中国手机行业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恶劣形势,多年来,由于业务关系密切,中国厂商曾经对高通产生过不少怨恨,但这种矛盾主要表现在版税的定价上,除此之外,高通的地位和利益,其实与中国的手机产业高度一致,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繁荣,亏损,正是由于高通的强大的芯片和多领域的技术支持,中国手机厂商只在高端市场和海外市场逐渐打开,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挑战苹果和三星。中国制造商的发展越好,高通将带来更多的收入和利润。近两年来,高通与中国产业链的深度和密度合作仍在不断上升,例如,高通和贵州省政府成立合资公司华新通,大唐电信等公司组建合资公司,投资了40多家中国创新公司,并与小米,OPPO,vivo签署了120亿美元的采购订单,与百度DuerOS进行战略合作等。不久前,高通公布了5G专利率条款,而且在专利从3G / 4G扩张到3G / 4G / 5G,保持之前与中国发改委商定的费用,并延伸到全球市场,与高通不同,Broadcom的地位和利益与特朗普和苹果。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益,他们必须不断检查和削弱中国制造商的权力。即使高通吞并,这个位置也不会改变。这正是盟友与敌人之间的分界线。所以,尽管现在这样,下一步仍然有很多变数。但是,中国不能坐视国内这个行业的收购。中国的产业链企业和行业监管机构都应该坚决拒绝合并,否则中国手机行业近10年的努力很可能会被破坏。